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人文风采
我的家庭故事征文(六十)和师父一起工作那些年
信息发布: 日期:2018-10-12 11:24:299 查看:19次

遇见师父于我是一件特别幸运的事情。

师父是我工作后最早接触的人,也是后来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时间回到八年前的夏天,来单位报道那天我见到了师父,他微笑着和我打招呼。这时我才发现这并不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还有一次是在考试报名的时候。

师父是我公文写作道路上的第一位老师。

“丫头,这两天先熟悉熟悉这些稿件,以后要多阅读,多思考,多练习。”上班第二天他搬过来厚厚的一摞报纸刊物和优秀稿件。我满心欢喜的答应却多少有些不服气,总觉得自己系统学习过写作知识,应付公文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年少轻狂总是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的专业成了写作中最大的阻碍。师父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为了让我尽快适应和了解法院工作,他开始带我参加院里院外大大小小的会议,带我去基层法庭采访调研,带我去审判一线记录庭审现场……师父逢人就说这孩子适应能力挺强的,似乎在外人面前表扬我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后来我已然能用镜头记录很多感动过我的画面,却总是忘了和他说一声感谢。

这些年师父帮我改过的稿子不计其数,记忆最深处依然是第一篇讲话稿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和勾勾画画的线条。曾经我把它钉在墙上激励自己,而当有一天他的字迹在稿件上停留的越来越少,心里却难掩失落。记得那天他拿着报纸找到我,一脸骄傲的样子。原来我执笔的稿件在人民法院报刊登了,他笑的比我还灿烂。

平日里他鼓励我参加演讲比赛,让我懂得暖心的文字转化成语言同样触人心弦。他鼓励我写一些诗歌散文,让我体会到铅印的文稿远比键盘敲击的文字更能愉悦心情。因此很多人开始知道我的名字,知道法院有一个喜欢写诗的姑娘。

师父是一个性情特别温和的人,喜欢看书和照顾些花草。在和他直接接触的四年里我从未见过他发脾气,记忆中他总是笑着的。有人说,和一个人待时间久了会自然而然学习他的样子。院里的长辈看见我总是说这孩子每天笑的跟朵花似的,我开玩笑说跟师父学的。

事实上,师父对我的影响如若春风,他常说做一件事情最重要的是热爱。很多个夜晚我看到他办公室的灯光亮着,他总是说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正好把手头儿没处理完的工作做完。后来遇到加班的情况很多,而我从他身上学会了任何事情都要积极面对。

师父待我如同待女儿。

“丫头,这件衣服挺好看,新买的吧。”“丫头,你先忙那个材料吧,这个我来写。”“丫头,你离家远放假在家多陪陪父母,值班的时候我来就行了。”师父知道学文学的孩子敏感多思,他会经常劝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小情绪影响工作,也帮我挡下了很多本属于我的批评。他也会从家里抱来一些文学方面的书,告诉我闲下来的时候要多读书,这也是我和所学专业没有渐行渐远的原因。后来我成了宿舍小伙伴们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而每次我都特别矫情的说我也挺羡慕自己的。

早就习惯了在他的呵护下成长,只是我依然没有学会如何说再见。

2012年单位人事变动,师父由政治处主任提拔为副院长,告别了他从事十几年的文字工作。帮他收拾屋子的瞬间感觉像失去了父母保护的孩子,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师父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开心,第二天坐到我对面和我聊起来。“我离开了你们更要好好工作,我会一直看着你。”

我会一直看着你。师父离开的半年内我经历了工作上最艰难的时期,压力大的时候依然会跑到他那诉说委屈。“丫头,这是又怎么了,别哭慢慢说。”他的话似乎有神奇的力量,每次我都能重拾信心笑着离开。后来我从政治处调到办公室负责院长材料,前路未知的恐慌胜过离别的伤感。我说舍不得离开我所热爱的东西,也怕做不好即将到来的。师父说没有尝试的事情永远不要轻易说做不到,多接触一些人,多了解一些事,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做回自己喜欢的。

那天师父告诉我,他最怀念的永远是年轻的时候骑着单车去给孩子们上课的日子,每次经过那大片的芦苇荡内心都会十分平静。社会越来越浮躁,人心也越来越浮躁,不管做什么都不能忘了初心。他很认真的讲,我很认真的听。

好的老师会让学生终身受益,师父留给我的东西似乎在一点一点的萌芽生长,在时间的流逝中越发深刻。

这两年师父工作越来越忙,头上的白发也明显多了。记得大年二十九我打电话给他提前问候春节,他说还在单位加班。也记得我找他审签信息,看到需要处理的文件把整张办公桌铺满了。我劝他累了就歇歇,他说坚持完这段就好了,可我清楚的知道坚持完这段还有下一段。

想起几年前他摔倒碰伤眼角,每天需要去医院接受治疗。我们说养不好丰南法院四大帅叔可就把你除名了,可没两天他又笑容满面的出现在我们面前。就像几天前他传来几张办公室的兰花开花的照片,我好奇的问养花诀窍,他说养花和工作一样用心就会有收获。

这些年,我所取得的一点点成绩他都看在眼里,反倒是我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少和他聊天了。那天同事告诉我,“你不在的这段时间,王院长每次来都会问一下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一次都没落下。”想起他说的我会一直看着你,眼泪还是掉下来。

我很庆幸,在从学校步入社会的关键时期遇见师父,教会我如何做事,如何做人。我很感恩,这些年师父的影子一直如影随形,带给我温暖和力量。

我的师父叫王俊青,今年54岁了。我们同一属相,同一天生日。他在一天天变老,我在一天天成熟。那些陪伴我成长的日子,因为有他在都成了我生命中最珍惜的时光。

稿件来源:法院

冀公网安备 13020702000135号

关闭
关闭